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气质美女  »  熟女骚技师
熟女骚技师
“298元!刷卡还是现金?”

  “刷卡!”

  刷卡中……

  “请在这里签个字,这是您的卡,请收好!”

  签完字,收回卡,低头坐在沙发上换鞋。吧台处的门板响了一下,高跟鞋撞击地板的声音渐进,我的嘴角浮起了笑意。看来,刚才是把她弄爽了,我这样想着。一条冰凉的柔软的如水蛇般妖娆的手臂挽在了我的手臂上,我绑一下鞋带,那条手臂拉一下,绑一下拉一下,如此反复了几次,我放弃,抬头看向那个捣乱手臂的主人。

  这是个30岁左右的女人,棕色的长头发,披肩,身高150,丰腴,尤其是脸部、胸部和臀部发育异常的完美,特别符合国人对古典美女的审美。最让我无法忘怀的是她那双娇媚无骨的腿,此时的腿上没了丝袜,白白净净的,一点岁月的痕迹都没有,腿往下就是脚,确切的说应该叫香脚,如果说给她这个人打100分的话,她的那双香脚绝对占到50分。

  “你要怎么样?”我笑着。

  “不怎么样,不想让你忘了我。”她答道。

  “不会!”

  我从裤兜拿出一条白色的丁字裤和一条完好无损的灰色丝袜,放在鼻子下使劲嗅了嗅。她顿时脸红,伸手在我的裤裆处轻轻拍了一下,又捏了一下,以示对我的惩戒。

  “这是我的战利品,我会保存的。”

  我重新将丝袜丁字裤装进了裤兜,低头将鞋子穿好,起身移步,她也跟着我起来,意欲送行。突然,我转身双手环抱她,来了一个浅浅的吻。她推开我,说道:“有人!”说完,她就笑了,哪里有人。我移步出门,向她挥手告别,在她的目光中渐行渐远。

  这是我无数次桑拿经历中值得回忆的次数中的一次。

  来这里之前的几天里,因为年关将近,公司里所有的工作一下子多了起来,连续加班了几天,搞完了,我们老板说你休息几天吧,加班和休息都给我算了加班费。我心情顿时大好,回到自己租赁的房子里倒头就睡,等到一觉醒来已经是次日的下午三点钟,我起来冲了个热水澡,又给自己简单的做了一点饭。吃饱喝足后,躺在沙发上玩起了电脑,无意间看到了茶几上扔着的一个宣传单页“足浴 指压 128 158 228”,这才想起来是半个月前晚上回来的路上被人塞进手里的,只知道是足浴店优惠券,也没有细看。

  我拿起那张券,看着上面的地址,不远;试着拨了一下电话,竟然通了(因为是年关,好多店铺都关张回家过年了),我问,你们还营业吗,那边一个女性回复,是的,您要来吗。我说,来。她问,多久。我说,20分钟。她说,好的等你。

  挂了电话,穿戴好,在镜子前好好比划了一下(这是我的习惯,也是出于礼貌),才出门。步行着,在一个路口的拐弯处看到了这个足浴店。门面不大不小,闪着标志性的霓虹灯,推门而入,门铃的警报响起“欢迎光临”的声音。室内外温差较大,眼镜上浮了一层热气,我赶紧用眼镜布擦了擦重新戴起来。

  我靠!

  我爆着粗口,真是海水不可斗量,外面看着一般,里面装修可真是金碧辉煌啊,应该是新开的店面,我这样想着。从二楼的(有三层)楼梯口下来一个穿着细高跟的职业打扮的女性,盘着头发。她扭身进了吧台从里面拿了拖鞋出来,放在沙发前,又给我递了个牌子,我轻车熟路的换了拖鞋拿上牌子尾随着她上楼。她在上我在下,刚好对着她左右摇摆的臀部,圆润的臀部撑着裤子紧绷着,我顿时咽了咽口水,心想,这要是能吃一口该多好。

  到了二楼,她没有回身问我,您是足浴还是指压。我答道,指压。那咱去三楼。我心想胆子够大的也不怕我是暗访的(年关将至暗访的特别多),看来后台够硬。转眼间就进了三楼的一间包间。我没来得及看,她就问我,有熟悉的技师吗。我说,应该都回家了吧。这样的对话其实就是试探,她这样问就是看我是不是同道中人以及是不是熟客,我那样回答就是给了她一颗定心丸意思是都是老油条你少来虚的。

  “那我给您叫技师!”

  说完推门出去,我脱下外套,细细打量着这个包间。果然是新装修的,很干净,灯光昏暗搭配的很好,房间布局合理,温度适中。床,我用手试了试,典型的足浴店风格(柔软弹性极好),上面铺一层一次性床单,旁边还放着一朵玫瑰花。我又转到洗手间里面,也很干净,但是特别大。打开马桶,在撒尿的功夫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,然后一声:“您好,技师,我可以进来吗?”马桶冲水的声太大,我大概听见了,就随口答了句。进来吧。等我出来的时候,眼前一亮。

  只见一双细高跟(足有10公分)站在我的面前,我顺着高跟鞋往上扫描,鞋里是一双35码大小的脚,脚上面一双笔直的腿,紧紧的,腿上一条灰色的连裤袜,连裤袜往上是一条职业的淡蓝色短裙,短裙紧紧包裹着臀部与腰部,臀部大大的,腰部细细的,再往上是一件白色衬衫捅进短裙内,胸部鼓鼓的撑起整个肩膀,肩膀向上脖颈处围着一条花丝巾,丝巾再往上,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庞,棕色的长头发披肩。哇,我的下半身顿时抖动了一下,心想赚到了。

  因为房间开着暖光灯,技师的脸庞看着朦朦胧胧的。她似乎觉察到了,打开了大灯。刹那间,包间亮度提升,我这才看清。

  “你不是刚才那个?”

  “是的,您看我可以吗?”

  “可以!”

  这是个极品的古典美人胚子,我满心欢喜,在心里过电影般寻找着一个跟她相似的日本AV女优的样貌。

  青木美空!

  青木美空!

  青木美空!

  我在心里默念了三遍,高兴极了。

  “您要做多钱价位的项目?”她走到我跟前,隆起的双峰贴近我口吐如兰地问道。

  “你介绍一下。”我压制住心里的慌乱以及下半身的悸动回答着。

  “我们这里有个原价338活动价298的项目,您看您做吗?”

  “都有啥?”

  问完,顿时想给自己一巴掌,这个价位的指压能是啥,操!她莞尔一笑,介绍了起来。

  这个项目是我们店的王牌项目,客人很多的。时间是120分钟,有柔情助洗、亲情按摩、漫天指滑、梦幻胸莎、鼻息耳语、美足丝滑、情趣助兴、激情缠绵、飘飘欲仙、激情释放。

  “释放不限次数,只要您身体好!”

  她补充了一句,我简单的奥了一下,其实心里美滋滋的,迫不及待的想着让给我服务。但是面上还要保持住矜持。

  “那您先脱衣服,浴巾在这里,我去给您放水!”

  她进了洗手间在里面忙活着,我在外面脱下衣服挂起来,围好浴巾,推门进了洗手间。

  啊!

  我轻声惊叹了一声,洗手间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了一个气垫水床,而她也不知道何时已经将衣服换成了浴巾,白色浴巾包裹着她,此时的头发已经盘了起来,脚上却仍旧穿着那双细高跟鞋。

  “过来,趴下!”

  我的鸡鸡早已经翘了起来。走到水床前,往下趴的时候,她又说。

  “小心,别压着宝贝!”

  “没事,压不坏!”

  我趴了下来,心里不禁感叹怪不得是120分钟,怪不得不限释放次数,就这个场景,不精尽人亡都对不起自己。

  服务开始了——

  莲蓬头温度适中的水淋在了我的身上,湿润了全身(B面)。她拿出早已泡满沐浴露的浴花,轻点慢划地涂满了我的全身(B面),然后用柔若无骨的长长的双手来回在我的背部臀部游走。待到沐浴露充分润滑了,几根带着长指甲的指尖轻轻挠着我的后背,快慢适中。结束了后背,长指甲指尖移动到了臀部,又开始了轻挠,我浑身抖动了几下,长指甲指尖又游走到了大腿与小腿处,这里是我不敏感的地方,没啥感觉。

  “屁屁撅起来,胳膊撑着!”

  我像个听话的孩子一样如法炮制。

  瞬间,长指甲指尖换成了柔若无骨的双手,一下子摸到了我的蛋蛋处,在蛋蛋处稍作停留又移动到了鸡鸡上面,好不容易软下去的鸡鸡又一次雄起,直直地吊着,任由那双似有似无的双手来回抚摸。

  “哥哥,你好棒呀!”

  一声翠音入耳,鸡鸡又膨胀了几分。

  “翻过来呗!”

  洗完了全身(B面),该(A面)了。

  我翻过身躺下,长长的舒了口气(因为趴着实在太难受)。刺耳灯光照射下来,我用手遮挡了一下,她懂事的将光线换为了暖光。又是沐浴露涂遍全身,又是要指滑,又是……我做好享受的准备。谁知她不知何时趴到了我的耳边,对着我的耳朵说了一句让我惊讶的话。

  “我浴巾掉了!”

  我内心毫无波澜,因为这样的话压根不可信,为了验证真假,我伸手探过去找寻真相。就在我手碰到她光滑白皙的大腿时,浴巾顺着我的手背滑落。我的手僵住了,悬在半空,眼睛不敢看她,口水一直在咽,生怕这突如其来的福利激起下半身原本就垂直的鸡鸡更加充血。

  啊!

  心里又是一声惊叹,更大的福利来了。那柔若无骨的手摁着我的手,摁在一块柔软的海绵垫上,下半身充血更强了,持续的充血。

  “抚摸我,哥哥!”

  耳边被吹上了热气,我的手随之而动,在移动中不失时机的捏着,那富有弹性的屁股在我的手里随时变化着形态,而她也随着我的动作,配合着轻声呼唤着、荡漾着。

  “啊……嗯……哥哥,你好温柔……可以用点力……嗯啊……就是这样……”

  既然放开了,那就继续着更大的动作!

  我的手在她柔软的屁屁上徘徊许久后一下子移动到了一道沟壑处,那道沟壑有点泥泞有点温暖,为了表示对女性的尊重,我试探性开口了(这是在进入洗手间第一次开口)。

  “能探路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没等来回复,我有点失落。但随即失落就变成希望。只见她的脸庞缓缓的靠近我的鼻尖,我似乎能感觉到她的心跳,也随之感觉到我的心跳随着她的呼吸在急速加快。毫厘之间,我再一次领略到了美的含义。这是张圆润有点婴儿肥的鹅蛋脸(标准的古典胚子),会说话的眼睛追逐着我的目光,粉而透红的嘴唇上浮着一层晶莹的唇彩,像个滴水的桃子。

  她张开了嘴,一条更加柔软的香舌弹了出来,轻轻点在我的嘴上。都说女人是妖精,此时的她在我这里就是个吐着信子的蛇精,有毒的。我的嘴巴没有任何防御就被她的香舌打开了,一股潺潺热泉随之流进了我的口腔。好香!得到了这样的待遇,我立马做出了回应,用我以前经历过的女人身上以及AV片学到所有吻技加以回应。两张嘴唇紧贴着,来回扭转着方向,时而东西时而南北,嘴唇内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,旋转成麻花状。长长的湿吻过后,我们彼此喘着粗气。没等她气息均匀,我又说了一句。

  “舌头伸出来!”

  她慢慢的探出来小香舌。

  我一口吃进嘴里,用力的吸吮着,就跟吃糖果一样。吸吮着一次咽下去,再吸吮一次再咽下去,速度由慢至快,就好像这香舌随时会融化。持续不断的吸吮,中途不曾换气,足足一分钟后,才意犹未尽放开香舌。临放开的那一下,我的嘴唇擒住她的下嘴唇使劲地拖了一下,她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力度,又重新的主动的吻了上来,如法炮制的将我的舌头吸进她的嘴巴里,持续不断吞咽着我的口水,又是一分钟过后,才放开。

  噗呲……

  她笑了,笑的很满足!此时我才算是对她有了个强有力的认知!

  这是个闷骚的女人!

  福利继续——

  她迫不及待地在我的全身(A面)涂上沐浴露,快速的却不曾敷衍的按摩了一遍,开水冲洗干净。我闭着眼睛等待着下一步,下一步就在我睁眼的时刻来临。

  只见她上了气垫水床,躬下身准备做项目(梦幻胸莎)。这个项目我在别的足浴店做过,很是销魂,但经过刚才的初步了解,我觉得我可以更加主动一点儿。手随心动。我伸手轻轻抓住她那柔若无骨的手,又轻轻拉了一下,往我的上半身的方向。她秒懂,趁势滑了过来。这应该是第一次的肌肤接触,她柔软、细嫩、光滑、白皙的酮体从我的下半身游走上来,我的鸡鸡又一次的雄壮起来,没有垂直好就被她的小腹及小腹下方的那片芳草地的边缘压成接近180度,紧贴着我的小肚皮与她的。

  “我很重呦,小宝贝会压坏的呦!”

  “纠正一下,是大宝贝!”

  她浮起身子回看了一下,确认着大小。

  “讲真的,哥哥的宝贝确实很大,尤其是龟头,像个蘑菇!”

  听到她的描述,我风轻云淡。这不是第一次被女人如此形容了,我的鸡鸡不是变态般的特别大,只能算中等偏上,但龟头却是极大的。我经历过的女人似乎都很喜欢这样的鸡鸡,她们统一的结论是,在抽插的时候,摩擦力很强,很容易有感觉,感觉来得快,自然高潮也就来得快。

  “想不想实地测验一下大宝贝!”

  唔……她摇着头,但我却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同意的信息。

  很期待!

  紧贴着美丽的酮体,抚摸着她的后背,我们就像是热恋中情侣一样,等待着对方下一步的行动。总是男生主动。我不安分的手双双按在了她的翘臀上,来回揉搓、抚摸、轻拍着,她随即给出反应: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我又用我不太长的指甲照猫画虎的在她的美背上滑动起来,这一下,她的全身抖动了起来,嘴里随着抖动频率的加快,急速呼吸着。

  看来她的背很敏感!

  “哥哥,我流水水了!”

  我把她往上托了一下,手心探去了芳草地,是湿的!一丝坏意涌上来,手指跟随坏意拨开她的芳草地,黏糊糊的露水沾在了手指头上。她轻声呼喊:“哎呀,你坏死啦!”脸红扑扑的,轻轻打了我一下。我的手指头上来了,在她眼前比划着刚才的露水,坏笑浮上了嘴角。

  “你看!”我说道,她看着。

  我将她的露水充分的在三个手指头中间来回搓动,就像润手霜一样,又放在鼻子下闻了闻,放进嘴里舔了舔。告诉她:“咸的!”她的头一下埋进了我的怀里,羞得任我如何扶她都不起来。看来今天这个闷骚的小女人注定会跟我有个不平凡的遭遇,我这样想着,告诉她,好了,不逗你了,你服务吧,咱们总不能在这里浪费美好时光吧。她抬起头,整了整凌乱的头发,开始了全身服务(A面)。

  因为浪费了些许时间,她直接开始了鼻息耳语,说是鼻息耳语,其实一切都乱了,经过刚才进一步的探索,她浮于表面的那股闷骚劲儿荡然无存,随之而来的是放浪,无尽的放浪。

  她直接吃起了我的胸,狡猾湿润的舌尖轻轻的点一下再重重的吸一口,如此反复数次,我的鸡鸡再次垂直,硬邦邦的。好了,我交代了吧,我的胸部是最敏感的。她也觉察到了,重新换了姿势:她跪在我的头前,躬下身子,舔起了我的胸。因为她在上我在下,挺拔的双峰正好对准我的脸部。岂能放过这个吃胸胸的好机会。我在她舔得起劲的同时,也同时吮吸起了她的胸胸。经常出入花丛中,我的舌功也不遑多让。先是将左边的胸胸轻含在嘴里,右手也不安分捏住了右边的胸胸,一起运动,舌头跟着右手的节奏,左三圈右三圈,因为频率的关系(我的比较快她的比较慢),她放肆的呻吟起来……“呀……老公……吃它……使劲点……快……人家胸胸好喜欢你吃……像不像冰糖葫芦……嗯……呀……老公……你……好……好坏呀……好贪心……”

  贪心,因为我换了边(吃起了右边胸胸自然左手捏上了左胸胸)。

  “嗯……这边也好舒服……再使点劲儿……人家想上天……啊……下面又流水水啦……”

  流水水了,这样的好事我必须再次验证一下,空闲的另一只手迅速的再次伸向了湿润的芳草地,这次更加黏滑,我调皮的在芳草地上轻轻的拍打了几下,湿滑的水珠随着拍打发出了淫荡的哗哗声。我迅速又将手抽了回来送进我的嘴里舔了舔,又重新吃起了她的胸胸,这时的我开启了轮换吃胸胸的模式,左边胸胸吃几下又换到右边,右边吃几下又换到左边,因为频率太快嘴里的口水伴随吃的动作发出了淫荡的声响,她听见了同时也看见,哼唧地更加厉害。

  “哥哥……那里好脏……你怎么能够放进嘴里……哎呀……又吃胸胸了……左边……呀……右边……唔……左边……啊……右边……”

  一阵急速的舔弄过后,她叫声停止了,但身体还在抖动。本来想喘口气,但抬眼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芳草地,怎么能放过。我不等她的抖动结束,就将她往下拉了一下,她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,还在发懵中,我的嘴巴已经对着芳草地吃起了青草。

  “啊……哥哥……不要亲小妹妹……小妹妹好脏的……没有洗呢……不能……啊……不能亲……你怎么能……这样呢……人家要生气了……那里……那里不能亲……不能……啊……舌头……好舒服呀……再吃……将人家吃个够……好久没有人这样对人家……好爱你……啊……哥哥……使劲……使……使劲……对了……舌头伸进去……小妹妹都是你的……用……用力……”

  她呻吟着,哼唧不断,像个发春的小猫咪。随着我的舌功多次深入了解,她也开始用手套弄起了我的鸡鸡,套弄了几下,觉得不够光滑,又吃了几口,用唾液将鸡鸡充分湿润。不太标准的69式,在一个气垫水床上展现了出来。我与她不断挑逗着对方的生殖器官,都希望通过最后的努力得到升华。随着她手部频率的加快我的身体也开始紧绷起来,做好喷发的准备。或是怕喷射出来的生命之源污染到了头发,她用嘴堵住了我的马眼,手部继续律动。而我,则继续我的……“哥哥……快……人家要来了……要出来了……出来了……你给人家喝掉……快……嗯……哥哥……呀……出来了……出来了……”

  “小乖乖……你也使劲……哥哥的大龟头也要报了……”

  我尽量以最短的语言回复她淫荡话语。

  随着屁屁高频率的抖动,一股热流从芳草地的一处暗门出喷涌而出,我赶紧用最嘴接住,生怕浪费了一滴。还是浪费了,她喷的到处都是,脖子、脸上、水床上,还留了一部分在地板上。我也在她喷射出来的同时释放了最后的能量,这股能量以亿万颗精子做子弹全部进入到了她预先准备好的口袋里,一丝也不曾浪费。

  一片狼藉,真是一片狼藉!

【完】

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-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★☆★☆★☆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